区服名称 服务器IP 开区时间 线路 开区介绍 客服QQ 快速入口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沉默迷失传奇 >

孙郁:沉传奇sf刚开区一秒930默的写者更有趣

发布时间:2017-08-02 21:09

小编导读:

我青年的时候一直想当作家,后来发现没有这样的天赋,只能写一点读后感之类的文字。因为长期在报社、博物馆工作,所写的东西都很随意,按照学术研究的标准都存在

  我青年的时候一直想当作家,后来发现没有这样的天赋,只能写一点读后感之类的文字。因为长期在报社、博物馆工作,所写的东西都很随意,按照学术研究的标准都存在问题。到大学教书后,意识到自己的东西都不能算是学术,便有种惭愧之感。但人已老矣,要改变写作方式,则很是困难。所以厚着脸皮,竟然也在学界混了多年。

  坦率说,自己所写的文字都不能算是评论,不过读书的偶得,是借着他人的文字而自得趣味,发点感慨。学术有一套话语,圈外人不太易进去。高者可以像王国维、钱锺书那样神矣妙矣;低者则八股的套路,似乎与人为难。自己进入不了高者的行列,感兴趣的也不是八股之调,于是沦入小品的心态,写一点零碎的感觉,如此而已。

  近年随着年龄增大,许多事已不太挂念在心,惟有文字间的隐现还能勾起兴趣,细究起来,乃内心残存着旧梦。因了这个旧梦,有时候显得有些落伍,留意的是那些寂寞的句子。我喜欢当代的汪曾祺、木心等人的文字,他们的智性给了我写作的鼓舞。这些人一生在多难里安之若素,不改的是自己的痴情,在我看来是难得的。现在的文学在变中发展,形态渐趋多样。不过好的作品和好的作家的确有限。批评需要表达自己的忧思,或发现亮点。在喧嚷的地方不易做。我的感觉是,好的文章,多不是热闹中人所作,现在活跃在主流媒体的人,可能不及那些沉默的写者有趣。我认识几个外省的青年,他们没有像样的工作,醉心文学,文字干净老到,思想亦颇为鲜活。那些出于寂寞者之手的文章,比我们这些人耐读得多。

  批评当要发现新人,但不是人人可以这样。巴金当年推出汪曾祺的第一本小书,很有有远见,他看到了这个漂泊在上海的青年的潜力。孙犁发现莫言于《莲池》,那是小小的地方刊物,他慧眼识珠,已成文坛佳话。今天的批评家和作家,能做到此点的不多。这样的工作,批评家不做,可谓失职。只追逐名家而鲜发现新人,留下的是遗憾。遥想当年鲁迅点评萧红,傅雷评论张爱玲,那种眼光和文笔,都为人所感叹不已。

  批评也要与对象世界有一点距离。记得也是孙犁所说,最好是远离文坛而为文,不是没有道理。搞书评的人也应少出席作品研讨会,面对文本即可,大可不必凑些热闹。好的书评家与批评家应该有说逆耳之音的勇气,自由的阅读与自由的书写。民国的文人可以这样,今人对此竟有了难度。我自己写作,缺少的恰是这些,所以,如果也算是批评家的话,那也是有残缺性的批评家。

  到了我这个年纪,写作只是心灵的需求,余者已经不再重要。汉语写作,是精神的跋涉,内中的趣味很多。我自己希望找到一个符合自己趣味和价值观的表达式,遗憾的是没有找到。批评家应当是专门家,也是杂家。但后者不易做到。面对不同文本,我们是学生。倘有余力,则可以对比古今文人说一点心得。我常觉得,许多作家比批评家聪明,他们内觉里有既成的理论所没有的东西。批评的话语是滞后于文本的时候居多,故不得要领在所难免。所以,批评的过程,也是学习的过程,思考的过程。批评与创作乃是一种互动。倘以为我们可以指导谁,影响谁,那很可笑。那样的效果,现在的批评界还难以做到。

  我一直有个看法,好的批评文章,多是作家写出来的。鲁迅、茅盾、孙犁、木心,无不如此。所以从事批评的人,不妨也有点写作的试验,不仅有理论,还要带着感性的经验。批评也是一种创作。艾青关于诗歌的评论,和他的诗一样是美的;汪曾祺谈别人的小说,就是一篇美文。学院派的批评,少的是这个东西。学院派有学院派的好处,它刺激人们的知识积累和培养人精密的思维。但其弊则是远离感性的体悟,把有趣的存在无趣化了。这些需要彼此的综合,融会贯通。我自己无力于此,但神往此道,且不倦不悔矣。

  末了,感谢大家的厚爱。这个奖给了我真的有些意外。我们因共同的爱好而结缘,实在是上帝的恩宠。获奖是平淡的日子得到友人递来的咖啡,兴奋只是片刻,平淡才是久远。给我们惊喜的常常是平淡中那些不平淡的语言。今天这个日子,当向滋养了我们的母语致敬。

cul.sohu.com true 搜狐文化 report 1665 我青年的时候一直想当作家,1.80战神复古合击,后来发现没有这样的天赋,只能写一点读后感之类的文字。因为长期在报社、博物馆工作,所写的东西都很随意,按照学术研究的标准都存在问题。到大

上一篇:神为什么“1.76复古版本传奇沉默”?|聚焦奥斯卡

下一篇:斯科塞斯新片《沉sf999传奇私服新开185默》取景台湾 拟9月正式开机

相关文章